懒癌与丧病并存,节操与下限双失



啊,像我这样的自由人士,患上敬业症是会短命的
 
 

【双豹/Tmonger】青年罗斯的奇幻之旅 3

        瓦坎达距离王位更替只过了三天,就已经显露出隐患。
        现在想来,那大概就是一切事情的转折点。
        这里的黑豹世代生存在一起,各部落间的关系已相对稳定,特查拉继承父业是众望所归。然而突然闯入的外来者打破了百年不变的传统,成为黑豹中的唯一混血国王。
        部落内部也由此分为两股势力:一部分决定遵循仪式,就此辅佐新王;而另一部分打算忠于特查拉,推翻外来者的统治。于是情同手足的朋友纷纷反目成仇,各自为战,整个黑豹王国陷入混乱。
        瓦卡比和奥克耶也因此渐渐走向分离——它们是终身配偶制,这足以说明事情的严重性。
        这是艾瑞克和瓦坎达之间的恩怨,我的呼喊丝毫没有奏效,事情依旧向着既定的轨道发展。
        艾瑞克登上了象征权利的宝座,而各个派系的黑豹在它的座下聚集,明争暗斗,相互忌惮。
        我本来该产生点焦虑的情绪,但与此同时,一种错位的茫然侵袭了我。
        一切都进行得十分精准,不是吗?
        我坐在防护网附近,艾瑞克在另一侧的树上休息,离我很远,而苏睿从身后的医疗室走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特查拉坠下悬崖之后,这个女孩几乎崩溃了。她一直将特查拉视为血脉相连的亲人,而自己兄长奄奄一息的场景似乎将她的世界都一并击碎。
       “特查拉的情况怎么样?”
       特查拉也许是在下坠时攀住了崖壁,伤势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,但也昏迷了三天。她已经在这个医疗室连续工作了六十多个小时,现在正按揉着自己的脑袋,神色憔悴。
       “它恢复得很好,应该不久就会醒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事情还没有那么糟。
        但本来这一切都不该发生。
        我开始在脑海中列举所有的可能性:
        如果三年前艾瑞克的父亲没有去世,或许它在加州就不必投靠克劳;如果我们早点发现它是尼贾达卡,或许它就能在故乡安稳度过余生;又如果瓦坎达没有选择遗忘,或许它也不会选择仇恨。
        艾瑞克趴在特查拉曾经的位置上,定定地望着这片土地,平原的阳光为它打上一片光晕,让它变得更加触不可及。
        它像是被诅咒缠缚的亡灵,得不到真正的生活,也永远无法安息。
        看看我都做了些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我已经失去一只美洲狮了,现在还可能失去一只金钱豹,而瓦坎达的内乱也已经无法收手。
        结束这一切吧。
        王位挑战只有两种方式可以终止:一种是分出胜负,一种是决出生死,而这两个选项都还没有达标。
        肩膀上的温度让我回过神来,反到是苏睿给予了我安慰:“不要担心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这三天给她的身体添了不少负担,但她的精神却已经振作起来。她的确是个乐观又坚强的女孩,我很佩服她,但也知道这话不过只是在照顾我的心情。我点了点头,没有回答。
        “嘿,老兄,我可没在敷衍你。”苏睿坐到我的旁边:“你知道吗,我觉得特查拉并不讨厌艾瑞克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说?”
        “这只是一种感觉,就像你在瀑布边似乎能体会艾瑞克的心情,我也很了解特查拉。”
        苏睿看着树上的金钱豹,长长地叹了口气。她试图去恨它,但特查拉却总让她无奈:“它的同情心简直像尼罗河一样泛滥,而且显然已经先我一步认出了自己的堂弟——艾瑞克回到瓦坎达后,它的眼睛就没再看过其他地方。”
        好吧,无论如何这让我放松了许多。
        特查拉从医用麻醉中清醒过来,缓慢的靠近防护网。我本来想让它再多休养几天,毕竟王位之争可不是闹着玩的,但它一跃而起,下一秒就已经出现在了另一侧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防护网到底有什么用?”
        “没用,留在瓦坎达是它们自己的选择。”她露出自己的招牌笑容:“放心吧,罗斯。特查拉是个可靠的国王。”
        特查拉向那棵树走近,艾瑞克发现了它,从树上投以凝视。同样的场景,两人的身份却已截然不同。
        我屏住呼吸,突然想要祷告些什么,但同时又真切的清楚上帝并不存在。那老头在艾瑞克的人生里从没出现在该出现的位置。
        就像我说的,这是两个国王之间的恩怨。而苏睿对特查拉寄予了完全的信任,我若是继续畏首畏尾,就太过不解风情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注视着特查拉的背影。
        「结束这一切吧,新王。」

12 Jul 2018
 
评论
 
热度(22)
© 🍟饿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