懒癌与丧病并存,节操与下限双失



啊,像我这样的自由人士,患上敬业症是会短命的
 
 

【双豹/Tmonger】青年罗斯的奇幻之旅 1

        大约五年前,我在加洲的一个野生动物保护区工作。
        出于地理环境上的考量,我们将和临近的另一保护区合并,这样不仅扩大了空间,还有利于各类动物的活动和迁移。
        但在核对区内动物信息的时候,一个问题横在了我们面前

        ——我们有一只金钱豹。

        在美国,你几乎不可能见到豹属动物。那些丛林、平原、或是丘陵,很早之前就已经被美洲狮占领。那个新合并的保护区也是如此,而那只金钱豹(我通常叫他艾瑞克)已经成年,它总需要一些同族。
        本来我们三年前就该把艾瑞克迁移到更适合它居住的地方。那时它失去了双亲,在一群美洲狮中形单影只,甚至还不具备自己捕猎的能力。但令我们没想到的是,艾瑞克的适应性惊人的强,在我们动身之前,它竟然已经学会了和附近的一只美洲狮共同捕猎,一直到现在还维持着合作关系。
        我算是艾瑞克的半个家长,它成长期间大大小小的伤口都由我处理,而那只美洲狮——克劳,可以算另外半个,虽然说不上好,但它确实教导了艾瑞克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我决定把他们一起迁移到非洲,并且提前和当地的瓦坎达保护区取得了联系。这费了我一些力气,而且确实有点远,但我听说那儿是黑豹最好的归宿,同时也很可能是艾瑞克父亲的故乡。

        这里像是黑豹们的王国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,那些黑豹似乎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部落,它们四处分散,偶尔有一两只其它动物误入了它们的领地,但黑豹们通常选择放它一条生路——像是这片平原上的贵族,不用为吃食担忧,也不必为生存拼尽全力。它们肌肉强健,皮毛有像钨金般的光泽,优雅而又致命。
        我甚至怀疑它们属于另一种智慧,因为他们甚至有一套自己的体系,从上到下分工明确,像是这片土地的守护者。当地有关于豹女神的传说,我现在觉得很有可能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 克劳和临近的美洲狮们生活在一起,而艾瑞克则住进了这片平原。它拥有流畅的肌肉线条,与这些贵族们比起来更像是美国的街头男孩,身上的金色让我担心它是否会不受这个群体的欢迎。
        但当我把想法告诉苏睿——刚从母亲手中接过管理职责的当地女孩时,她大笑了起来:

        “你就像个将要嫁出儿子的父亲!”

        好吧,它们总得需要时间去慢慢磨合。

        艾瑞克走进黑豹们的领地,受到了一连串的注目礼,那些黑豹们打量着这个新成员,不动声色地给它做着评估。而艾瑞克像是没有注意到似的,不予理睬——我想它早就习惯了,不论是在美国的一大群美洲狮里,还是在瓦坎达的黑豹部落里,它总是形单影只,受人瞩目。
        它旁若无人的前进,只是在经过一棵树的时候停下了脚步。
        树上卧着另一只黑豹。令我惊讶的是,虽然在外表上它与其它黑豹并无差异,但我只要看它一眼,就知道它绝不平凡。
        它从树上俯瞰下方的艾瑞克,苏睿告诉我它是这里新即位的国王——特查拉。
        而艾瑞克选择回以凝视。

        我几乎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。但它不像是要发出挑衅,只是停在那里,静默的打量着特查拉,驻足了几分钟后,又突然离开,到一个角落里稍作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 我暂时松了口气,但在之后的时间里,变故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 那天下午,特查拉的部落开始定期捕猎。刚开始一切顺利,但当它们把猎物从平原上拖回来驻地的时候,克劳突然从旁边冲了出来,它咬伤了一只落单的黑豹,并且抢走了它的猎物。
        克劳向来遵循机会主义,但这次它惹上了麻烦。
        特查拉立刻追了上去。它带领一个部落,势必比其他的黑豹更强大、更敏捷、也更致命,纵然克劳十分狡猾,特查拉还是离它越来越近。
         它几乎就要被追到了,但这时特查拉却突然狠狠落向了地面——艾瑞克绊倒了它。它在全力冲刺的时候像是道闪电,很难停下来或是改变方向,只要一个小小的阻碍就能将它拦截。
        特查拉很快重新站起来,但艾瑞克挡在了它的面前。
        特查拉逼近艾瑞克,金色的瞳孔直直望着它,而艾瑞克也盯着特查拉,一步也没有后退。

        我感到不安,因为艾瑞克的确有杀死同类的前科。

        艾瑞克出生不到十个月就失去了双亲,当时它失去了所有保护,偶尔捕到猎物也都被一只美洲狮抢走,甚至曾经多次处于生死边缘,直到选择和克劳合作才有了生活的保障。
        那之后过了一两年,有一天那个美洲狮抓到了一只小鹿,艾瑞克跟在它身后,咬断了它的喉咙,然后吃掉了它。
        它本来不必如此。它大可以把那只小鹿作为午餐,但是它没有。作为代替,它选择掏空了那只美洲狮的内脏。

        特查拉看了艾瑞克一会儿,转身走了,而艾瑞克回到克劳那边。
        它通常和克劳分享得来的猎物,但这次它只是趴在原地,看着克劳吃完了整只。

        那之后什么都没再发生,可我总有种预感。

        ——这事还没有结束。

26 Jun 2018
 
评论(3)
 
热度(63)
© 🍟饿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