懒癌与丧病并存,节操与下限双失



啊,像我这样的自由人士,患上敬业症是会短命的
 
 

[律师厂长]一场平局

#律师厂长
#双黑
#角色崩坏

        远处突然亮起鲜明的轮廓,女人的尖叫声透过空气穿来,本来的三个幸存者,就在刚刚变成了两个。
        这里被死寂笼罩,电机的滴滴声显得突兀又刺耳,弗雷迪不禁屏住呼吸。乌鸦漆黑的视线似有似无,谁也不知道下一秒是否就会被监管者发现。他擦了擦额角的冷汗,努力减缓自己的恐慌,不时的校正需要他全神贯注,如果失误,出局已经是必然。
        另一名幸存者紧紧靠在电机的另一侧,园丁的手指纤细,比起律师至少灵活上几倍。但艾玛还太年轻,同伴的惨叫让她不安,弗雷迪敏锐地察觉她看向背后的频率增加,速度稍有变慢,但没有人发出声音,他们只是一刻不停地破译,继续在寂静中压抑喘息。
        这就是最后一台电机,他们和它都心知肚明。
        解码完成的瞬间,弗雷迪的心脏突然猛烈跳动了起来,迅速拉着艾玛躲在了废墟侧面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我看见它了!”
        艾玛低声尖叫,抓着工具箱的手指泛白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分开跑,”弗雷迪紧紧靠着墙壁,目光锁住监管者的方向,胸腔大幅度起伏,“你去把艾米丽救下来!”
        “但是……”她的脸上被焦急与无措占据,刚想反对却没了下文。
        “别担心,我总是有办法逃出生天。况且我还有这个,不是吗?”弗雷迪给她一个安慰的笑容,晃了晃手电筒。
        艾玛没有回答,用复杂的眼神注视着他,而弗雷迪知道她同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弗雷迪径直冲出遮蔽,用尽全身的力量奔跑,心跳的节奏几乎让他窒息,手电在他上衣口袋里左右颠簸,氧气随着时间开始供应不足。
        监管者的怒吼在耳边逼近,他的头遭受一记重击,立刻跪倒在地,脑子里像是泛起了波纹,眩晕感让他想要呕吐。
        就像弗雷迪预料的一样,那怪物果然直奔他而来,附带着滔天的怒火。他勉强站起,在视野的一片雪花中瞥见了园丁远去的身影,那怪物浑然不觉,像是魔怔一样直直盯着他。
        噢——它可恨死我了。
        这场追逐游戏停顿了片刻,以弗雷迪的重新站起为信号再次开始。他磕磕绊绊地穿过一块废弃木板,然后转过身,用那块板子狠狠砸了那怪物的脑袋。
        它头晕目眩,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,弗莱迪掏出胸前的手电,一边照射着它的脸部一边后退,直至造成二次眩晕,这时他才有空闲来打量故友。
        “里奥——贝克——”
        久别重逢。在杂乱的呼吸中,他拉长了腔调,喊出怪物的名字,怪物在痛苦中分出一点注意,用眼睛的部位对着他。
        这时候园丁和医生已经逃脱的提示传来,弗雷迪成了最后一个求生者。他还在平复呼吸,但却禁不住露出笑容来——律师弗雷迪·莱利,能言善辩,巧舌如簧,能骗他的好兄弟一次,就能再骗它第二次。
        “刚刚逃走的是你女儿,不过我想你可能已经知道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小园丁从游戏开局以来就和里奥相背而行。里奥在追赶求生者的同时,小园丁正在拆椅子,而等它过去看椅子,小园丁早就和同伴跑远了。唯一一次正面相遇就在刚才,但弗雷迪确信,那么远的距离还不能让她做出什么判断,她始终没能认出自己的父亲。
        里奥在绷带下发出怒吼,弗雷迪举着手电,再次缓缓后退,不断吐出毒液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的妻子也没那么爱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弗雷迪理了理散乱的头发,忽然想起那个女人,那个表面上和里奥温馨美满,又在暗地里和他的好兄弟相谈甚欢,最后一起卷款潜逃的女人。他始终都不明白里奥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伴侣。
        或许就只是因为里奥太过愚蠢,所以分辨不清枕边的妻子是否始终如一,也分辨不清他的好兄弟到底存着什么心思,不知道律师弗雷迪其实是个无耻的骗子,下流的混蛋,肮脏又龌龊。
        弗雷迪心中突然涌现出憎恨,里奥在绷带下的肌肉动了动,他猜那是个愤怒的表情,但里奥一步也不能迈出——弗雷迪还用手电对着它呢,这是游戏的规矩——然后憎恨变成了另一种微妙的情感。
        “她抛弃你了,里奥。而你的女儿今年刚二十二岁,还有漫长的人生需要度过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也不会忍心让她留下参与这场狂欢的。那么一个背叛过你的,被你所憎恨的‘好兄弟’难道不是最佳人选吗?”
        这是他一手造成的场面,自然也要由他来结尾。
        他们互相投射痛苦,最终还是要在这个庄园里共同进退。
        弗雷迪退到最后,墙角有个尚未拆除的狂欢之椅。他坐了上去,收起手电筒,给自己绑上荆棘。
        里奥从眩晕中缓过来,走到弗雷迪跟前,它把脸靠得很近,像是在尽力辨认他的表情,浑浊的呼吸喷在他的脸上,最终发出一些不明意义的音节。
        “下一场游戏再见吧,里奥。”
        弗雷迪开始旋转,最后升向了天空。

07 Apr 2018
 
评论(7)
 
热度(29)
© 🍟饿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