懒癌与丧病并存,节操与下限双失



啊,像我这样的自由人士,患上敬业症是会短命的
 
 

#流水账写写自己唯一能用的厂长
#萌新刚玩,bug可能

        怪物被废弃的木板重击头部,疼痛和眩晕感猛然在脑内爆发,耳边出现轻微的嗡鸣。
        它用双臂紧捂着脑袋,低着鼓胀怪异的躯体摇晃了两下,才稍稍缓解。狂怒几乎同时席卷了整个胸腔,怪物用扭曲的声音嘶吼,然后猛地踏碎木板,一些褪色的残片嵌在肉里,它冲出去发狂般追逐着逃跑者遗留的足迹,就像一条闻到血腥味的疯狗。
       怪物追到了一块废墟里,从半截墙壁的空洞上把小个子揪了下来,狠狠砸向地面。狂喜让它的感官一片混乱,它似乎听见腿骨在手中碎裂的噪音,但是还不够,远远不够。怪物蓄力又一次敲击他的头骨,看着小个子跪倒在地,半晌抱着颗脑袋像老鼠一样爬走。 然后它被迫站在废墟里,肌肉抽搐,但恐惧和尖叫暂时驱赶了它的愤怒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怪异的欢乐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它走出去,这次小个子消失了,地上只有空荡荡的荒草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人形怪物隔着老旧绷带巡视工厂,晃动染血的铁锯,哼着埋藏于灰尘的歌,在枯萎的生机中穿行,破损的声带中只泄漏出几句残缺的低吼。

        电机破译的滴滴响声吵得它心烦,一待靠近就像幻觉消失。兴奋很快就开始冷却,怪物逐渐焦躁。它意识模糊,浑浑噩噩,大部分时间依靠本能行事,然而在死寂的笼罩下,却有一些抛弃已久的记忆找上门来,竟然让它有了一丝清醒。然后它陷入痛苦,陷入闷热的窒息,火焰烤着焦肉的味道,以及背叛与之相对的冰冷感。
        本能驱使它又开始吼叫,踏碎沿途的木板,用电锯砸向一切能砸的东西,它急于找到一个求生者,迫切地需要杀戮的快感,逃离这些没完没了的回忆,重新回到缺乏感知的状态。
        怪物不停挪动自己畸形的躯体,几乎忽略了最后一个电机破译的声响,它盲目地绕着围墙边缘行走,在大门前遇到了最后两个求生者。它终于把小个子绑上了气球,却回想起双脚腾空的感觉,它把他送上狂欢之椅,却回想起终点站的风景。
        他因为需要金钱,所以来到了这里,因为停止写日记,所以留在了这里。
        里奥·贝克突然完全清醒了过来。
        他忽然意识到,他们不过是黑白两方的棋子,哪一个都不是赢家。

        小护士害怕极了,像瞎了眼的耗子一样乱窜,她极力忍着身上的伤痛,连哭泣也不敢大声,喘息也都小心翼翼,最终里奥看见她已经是在开启的大门跟前。
        小护士靠着自己打开了大门,心脏跳得飞快,她所有的同伴都死了,只有她一个人比死神跑得快一步,泪水在她脸上反光,她用发软的双腿逃出生天。
        里奥·贝克站在大门内侧,离出口只有五厘米,看着那女人越跑越远,奔向初生的朝阳。

        跑吧,尽你所能的逃跑吧。

        里奥抽动绷带下的肌肉,在灰烬中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 但总有一天,你会再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 里奥被金属门框固定在这一狭小的空间里,向外远望。

        就像我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 人形怪物挥舞起电锯,与大门背道而驰,准备进行下一场狂欢。
       

06 Apr 2018
 
评论(5)
 
热度(28)
© 🍟饿 | Powered by LOFTER